要糖没有,要刀一堆。

灵感来自三次相遇

战斗的画面真难捏。最初设想的画面里,越叽用剑抵着贰哥的脖子,眼角有些红,既不想做他的对手又想赢他(超喜欢这种刀的感觉_(:з」∠)_),然而并没能表现出来Orz

这张也可能放到视频里去√

可能还有1.19的绝命探梅和之前某一天的一个啾啾啾

一个古老的填空,五越党头顶_______?

灵感来自贰哥念《何以五七越》。
苍蝇君拿着书看得津津有味,方青砚想抢回来,结果被阿越君拦住了23333
特意把十七捏得比越叽矮了半个头_(°ω°」∠)_

这个画面以后可能会放到视频里去√


那个……有人发现贰哥脑袋上有一只小黄叽吗?

用自家高考作文题开脑洞是个什么体验?
先记一哈:“被需要”的心态
——“缴你没?缴你我开个盾护。”
——“要探梅就喊啊!”

“我又能和苍云打jjc了!”
“我一开始就是和苍云打jjc的呀。”

这是你最喜欢的苍藏啊QAQ

瞬琴:萌萌!我被你弟弟打了QAQ
属萌:那……我教你?

灵感来自打击盗版(bushi)给琴萝换了一身自己比较喜欢的外观。

其实我是来安利脸型的,给萌萌用的是新雨太太的七七,瞬琴用的是桃露太太的催新绿√

——你与一切荣光相配。

灵感来自贰哥在解说席注视越叽参加颁奖仪式的画面。
当年的小少爷终于站在高台上万人景仰,若不能再作为队友一同披荆斩棘,那便亲自为你加冕成王。

又是一年521!
感谢神奇的2018!
希望他们都一直好好的(´⌣`ʃƪ)

画眉~
灵感来自@莫忘归处 太太的《天佑其名》√

原文中的地点应该在霸刀山庄,但我没找到合适的室内场景,于是地图用了微博上秋霖落雪太太的冬至。

吐槽一下,燕云霸霸的头发和白毛毛穿模太严重了,还有雪河二少袖子内侧建模好随意,都是马赛克,好难修啊Orz

今天听贰哥念了好多次越叽呀,开心ヾ(✿゚▽゚)ノ

“我想守护的是一个有你的大唐。”
[1p原文描述,2p是捏的图,画面有刀预警]


灵感来自@莫忘归处 太太的《去日苦多·雁门》,非常感谢太太的授权(*/ω\*)
安利太太的《天佑其名》和《去日苦多》系列,结局甜甜的,请放心食用~

私心给劈哥的右手卸了手甲,不会划伤祈歌的脸。
很遗憾没有还原出文章里的剑池,笔刷也不太会用,毕业了一定好好学ps😂

虽然知道有些人不是为了解释而来,只想兴师问罪,还是忍不住说几句。

历来我们就擅长先给人贴标签,再就着标签发表议论。
武则天当政,当时和后世对她最多的指责之一是“牝鸡司晨”,出发点在于女子不能称帝,而武则天是女子。更何况她又临伪朝,地微寒,当然应该人神同嫉,天地不容。

这样的逻辑是不是很常见?


——骚扰我的人打着你们的旗号,他素质低下,所以你们这些人素质低下。

而这个逻辑更糟糕的是,武则天好歹确实是个女子,而骚扰者却不一定是我们这边的人。仅仅通过言辞里出现的关键词早就不能判断一个人的身份了。

如果要问,骚扰者明明白白说出了你们家的名字,为什么不能证明他是你们的人?
那同样的,骚扰者的话明明白白对我们百害无...

表演一个腿进度×
二十八秒做好了,毕业以后安心产∠( ᐛ 」∠)_

 

© 若叶如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